剑三毛毛雨不拆逆

【剑三/毛莫】《与君共白头》【完】(《与子同袍》番外)

望北之川:

是个旧文《与子同袍》的番外,当时没有放出来,现在本子早完售了,后来很多人私信问我,但我自己也只留了一套。


现在新年,找到旧文档,就把剩下的都放出来,应景图个团圆欢喜。




《与君共白头》



宝应二年,史朝义自缢。历时七年两个月的叛乱终于平息。


漫长的战火,烧去了太平盛世泰半的风华,各势力损兵折将,十大门派两大阵营人丁凋零,江湖一片沉寂。


广德元年年初,莫雨失踪,生死无人知。


三个月后,任恶人谷如何捂着,这消息终于还是在江湖中流传开来。


此事就像石子投入湖中,惹得江湖议论纷纷人心惶惶。然而骚动很快又复归平静,毕竟今时今日,元气大伤的武林各派也只剩些余力扫扫自家门前雪了,即便是有那么一小撮想趁着此事捣乱的,想使坏亦有心无力。


于是,广德元年与广德二年就在这样的沉寂中缓缓过去。


 


永泰元年,瞿塘峡孤山集小小的茶寮,迎来了不寻常的一天。


王遗风和谢渊,时隔多年再次在瞿塘峡见面。


这两个老对手斗了半辈子,也曾你死我活过,竟有一天能这样面对面而坐,不动刀枪不动手,换了战乱前,只怕整个江湖想也不敢想。


穆玄英和月弄痕、林可人在茶馆外头露天的地方占了一桌候着,远一点是烟、米丽古丽和肖药儿三人围坐一起在喝酒。


穆玄英啜一口茶,就扭头往烟那桌看一眼。他动作明目张胆,目光火辣辣。


烟和穆玄英很熟,自然经验老道从容不迫,全当看不见;肖药儿老花,是真看不到;只有米丽古丽因为喜欢小帅哥,便回以嫣然一笑。


穆玄英立刻光明正大地对米丽古丽摇手问好,笑容可掬。


林可人坐得端端正正,捧着杯子垂眸喝茶,暗地里却不动声色地用手肘轻轻撞穆玄英,“老实点。”


月弄痕也觉得这小子忒丢人,桌子下踢他一脚,“浩气的少盟主给我有点正形。”


穆玄英别过脸冲她吐吐舌头,“少盟主是叫给别人听的,稳重是做给别人看的,在月姐姐这里,我装什么?”


月弄痕屈起手指在他额头上不轻不重弹了一下,“多大的人了。”


她这话虽如此说,可穆玄英这些年出生入死,战火里来去,锤炼得沉着稳重,已是很有担当了。然而有时还能见着性子里的跳脱爽朗,这倒令把他当弟弟的月弄痕和可人十分欣慰。


穆玄英被弹得哎哟一声,捂着额头对月弄痕眨巴了下眼,“这些年和恶人谷并肩作战,往后都能算作朋友,该好好联络感情不是吗?”


林可人听到朋友二字,心里本有些芥蒂,然而想起这六七年数度同生共死,又觉得穆玄英这话也没什么不对的,之前那些恩怨如今想起亦都淡薄许多。


她叹了口气,“世事难料。”


换作十年前,要是说跟恶人谷的人,能扯上“朋友”二字,便只觉荒谬之极,怕是要笑掉大牙的。


月弄痕没有这么多思绪,只笑穆玄英,“你小子从刚进盟就惦记着你那个莫雨哥哥,后来知道是十恶之一,我还苦恼了很久。谁知道真是杞人忧天,后来竟还与恶人谷当上了盟友,共同抗敌。”


月弄痕性子直爽,大大咧咧有什么说什么,林可人心思细腻些,听到她提起莫雨,面上不显,心中却是咯噔一下,遂停了喝茶,轻轻瞥了瞥穆玄英。


 


七年战殇,浩气去了将近一半的弟子,曾经欣欣繁荣的落雁城也因众人一去沙场久不归,变得荒凉寥落。


现重归故里,振兴浩气、修葺落雁城、安葬战死兄弟、刻碑立冢、抚恤安置遗留家眷等等诸事都少不了穆玄英。


七星里,可人与穆玄英年岁最相近,所以也是最清楚他少年心思的人。她还记得莫雨失踪的消息传到浩气盟,穆玄英是怎样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。


偏偏他白日里强作若无其事,各项要务亦一丝不苟,没出过差错,可人更是心中不忍,只想着等许多事情告一段落,便要帮他向谢渊说情,放他出去寻失踪的兄长。


谁知这一忙,便忙过了广德年间,然后又将永泰元年忙过去一半。


听到莫雨的名字,穆玄英脸上倒没露出多少端倪,他慢条斯理为月弄痕斟茶,清澈的茶汤入杯之声如泉水淙淙落崖间。


一花一世界,好像整片天地都藏在这简单的一杯茶里。


“是啊。”他笑着应声,不徐不疾地说,“难怪世间都说福祸相倚,不分彼此。”


就在这谈笑间,王遗风与谢渊终于自茶寮中走出。


 


永泰元年六月初七,恶人浩气于瞿塘峡订下盟约,自此休战。


今天下百废待兴,浩气与恶人往后南北偏安一隅,遇有旧怨,各自约束弟子,当化干戈为玉帛。




剩下走微博→【❀戳我❀



评论
热度(329)

© 颖兔兔 | Powered by LOFTER